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网赚兼职 » 正文

「怎么能在家赚钱」严选陷入尴尬,丁磊会继续断舍离吗?

 

  肖正豪记得,2019年6月初那段时间严选总在不停调整。柳晓刚提出要做平台后,严选事业部下面的营销中心、供应链中心等12个二级部门开始纷纷朝此方向转型,重视代销业务。而后又调整为严选应该做品牌,开始回收代销业务。2019年11月,新任CEO梁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重申定位,2020年,网易严选定位为品牌升级年,严选不是个平台,而是品牌。

  严选方面回应,一直以来,网易严选的定位是很清晰的。早在2017年,丁磊就提出了“新消费”的概念,他认为所有零售形式的演变,都源于对消费需求的深刻洞察和理解。

  缺少关键人物

  严选内部没有能带领其在小米有品、京东京造、淘宝心选等同类电商竞争中突围的关键人物,这是肖正豪认为目前严选面临的重要问题。

  从相关媒体报道来看,梁钧并无电商相关经验。2003年之前梁钧是网易无线事业部的负责人,曾担任网易副总裁。2003年之后,梁钧离开网易创业。去年,丁磊将其请回接手严选。在严选1100多人的团队里,商品中心和营销中心是极为重要的两个部门,肖正豪表示目前这两个中心均归严选副总裁石闻一管理,但石闻一也并无太多电商相关经验。

  资料显示,石闻一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,之后又赴芝加哥大学MBA深造,曾就职于罗兰贝格与高盛。2014年,石闻一开始创业,同年10月其创立的高端二手车交易平台“又一车”正式上线。2017年3月,车置宝收购又一车。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严选员工表示,目前梁钧和严选内部员工的联系并不是很紧密,很多决定都由他一个人拍板。看起来,严选并没有找到那个危机时刻需要的关键人士。

  2019年9月,网易将跨境电商平台考拉以2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阿里,之后不久,杭州灰色大楼里,丁磊召集各个事业部的中高层开了一场会。会上他说,网易很少在选赛道的时候出错,反而几乎都是百分之百正确,比如考拉的诞生是借助国家对于跨境电商的政策的利好,考拉发展也很快,但为什么要把考拉卖掉?“因为我深深的知道人不行。”

  “我知道他们也从阿里、京东挖了人。”比起内部是否有比较专业的电商人才,李成东认为老板是否重视显得更加重要,“很多时候,一把手工程老板十分重视,相比之下,电商亏损不赚钱,还是做游戏比较好。那严选自然声量就会变小。”

  2016年4月,初上线的严选在网易内部几乎可以称得上“众星捧月”,被迅速推至台前。不仅得到网易体系内的邮箱、传媒等各条产品线的力挺和推广,丁磊也常常亲自为其“打广告”,严选的厨房餐具、行李箱屡次亮相乌镇互联网大会。

  时过境迁,严选似乎成了丁磊的“弃子”。

  李成东坦言:“从内部的资源分配来看就好,网易本身也有媒体,但它的传媒资源、PR资源都不向严选倾斜了。”

  肖正豪也有同感:“很明显,游戏、云音乐、在线教育,这三个业务才是目前网易的核心业务。”网易发布的2019全年财务报告显示,2019年网易全年净收入为人民币592.4亿元,其中游戏收入仍然占大头。而严选则作为唯一的电商业务并未公布任何数据。

  “目前,网易的核心战略业务包括在线游戏、电商、在线音乐、在线教育和资讯传媒。网易严选是网易公司的核心战略业务之一。”严选内部依旧相信这一点。

  继续“断舍离”?

  2019年岁末,严选内部提出了下一个3年目标:让2亿人了解严选,4000万人用上严选,1000万人离不开严选。比起底气十足的承诺,结尾却是一句“让公司能多少赚一点”。

  “短时间可能也不会有什么起色。虽然这个词不好听,但不是歧视。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业务边界。”李成东认为短时间内严选的市场格局不会发生什么变化,根据销售额他将类似产品做了排名,而在不多的玩家中,严选排名第三。

  丁磊创立网易已23年,诞生了不少成功的产品,但也有很多史海钩沉销声匿迹的产品,诸如曾经要和微信一较高下的易信。而对暂时找不到盈利模式的产品,丁磊曾表态说,其实也亏不了多少钱,再说我今天赚很多钱。要学会对一些产品承担责任。

  “现在严选就是在不断试探丁老板的底线。”一名严选内部员工说。严选仿佛就陷入了这样一个困境:没有足够的盈利能力导致其在内部得不到资源支持,而没有支持又难以打破现状。

  不过,与严选的尴尬境地不同,资本市场却对丁磊剥离电商业务的举动亮出了“Yes”牌。网易股价2019年全年涨幅超过31%,高于标普500指数同期的29%;高盛、巴克莱、野村证券等多家机构,纷纷将网易评级调高为“买入”。

  严选会成为下一个考拉,被丁磊“断舍离”吗?

  网易曾在回应包含严选总经理交替的那场人事变动中提到:“严选是网易长期投入的核心业务之一,持续看好严选长期的发展,并没有出售严选的计划。”

  对此,有人戏谑道,并不是网易不想卖严选,而是卖不出去了,严选砸在丁磊自己手里了。

  “阿里应该不会收(严选),网易应该会继续自己做。”李成东打趣说,“丁老板有钱,网易每年有上百亿的收入,亏几亿也不在乎。”

  肖正豪认为:“要想改变严选目前面对的困境,只有从上至下的改革,至下而上是没办法改变的。梁钧都不一定能救严选,或许只有丁磊自己才可以。”在网易内部,只有一个人能称为老板,那就是丁磊。在严选内部,大家只叫梁钧“老大”。丁磊的强意志不只体现在这一处,网易有道CEO周枫也曾表示,在网易内部,丁磊说的都是对的,除非用户说不对。

  无论是肖正豪还是李成东,依旧记得,2016年严选刚上线时,给电商行业内带来的冲击。他们也同样期盼,严选能够再一次带来“奇迹”。

  (应采访者要求,文中肖正豪为化名)

  来源:中国企业家 记者  刘哲铭

2页 上一页  [1] [2] 

上一篇:「挣钱的项目」女子非典时期杀夫埋尸 逃亡17年后新冠肺炎疫情
下一篇:「网上兼职赚钱网站」疫情在家期间 漳州女子因“刷单”被骗3万元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